Skip to content

记忆中的老太原(15):开化寺街上的老庙会


遍访龙城大街小巷,探寻太原历史遗迹,这一期《记忆中的老太原》带您来到的地方是开化寺街。

开化寺为什么这么有名气?是谁兴建的?现在的情形如何?请听系列专题《记忆中的五一路》第15 期—-《开化寺街上的老庙会》。

   古都太原,曾经有一处最热闹的去处,这就是开化寺街上的老庙会—-开化寺。明清时期,开化寺香客游人、络绎不绝、人声鼎沸、热闹非凡。

   史志专家 太原根脉的梳理者  王继祖

如今的开化寺已经很难看到原来的景象,为了找寻当年的盛况,我专程拜访太原史志专家王继祖。王老师颇有兴致地说:

   王老师:开化寺什么都有,大到绸缎百货,小到针头线脑,想买东西买东西想吃喝吃喝,有咱们当年最有名气的杨记灌肠店,桃南春的大烙饼子店,除了这些,还有拉洋片的、打把式卖艺的、变戏法的、卖大力丸的、画像的、开化寺小戏院、继来成的书场、成了一个太原的民俗市场。

   嗬!经王老师这么一讲,我好像回到了50、60年代的老太原,老百姓们穿着土粗布的衣裳,脚踩着懒汉鞋,人来人往,摩肩接踵,在开化寺里闲逛,卖啥的都有,老百姓用得着的小玩意,什么针头线脑,鞋带,在这儿都能买到。

    不过,价位嘛,还得看看您的砍价功夫:

    王老师:对开化寺的价格,有一个形容就是漫天要价,落地还钱,老百姓说开化寺的价格一刀子砍,从中间就看下来啦!

    赶庙会

  王老师打小就在开化寺玩,那时候的家长,经常给孩子塞上两三块钱,打发到开化寺看热闹。

    孩子们拿上钱,这看看,那逛逛,一会就花光了。

    王老师:我们小时候,我们家的这些老亲戚,孩子们,给你两块钱,去去,到开化寺去耍去,姥姥爷爷那辈就是到牌楼底去,家里的大人给上你个三分五分,一会就跑出去花的光光的。

宋建太原城城址

说起开化寺的由来,王老师条理清晰,不愧为太原根脉的梳理者。

    王老师:追溯开化寺的历史,这个寺实际上是宋朝建立起来的,在宋代之前,这个地方叫唐明镇,宋太宗把北汉灭了以后,就把北汉的国都,当年的晋阳古城烧掉了,太原的军事地理位置不能去掉呀,还必须有一个相应的城问世,所以潘美,宋朝的一个大将军,传说当中的那个奸臣潘仁美,在咱们现在的太原这个地方,汾河东岸,开化寺这块地方,建起了新的太原城,也叫太原宋城。这个新太原城是在当年的唐明镇的基础上建起来的,唐明镇是唐朝时候驻兵的地方,现在的开化寺、大钟寺、关帝庙,都在唐明镇的镇上和附近,新的太原城周围是十华里,这个时候,开化寺才来到这个世界上。当年大钟寺叫寿宁寺,开化寺叫延寿寺。

晋王府邸

开化寺名声大振,最鼎盛的时期是在明朝:

    王老师:开化寺的名声真正大起来,那是明朝的事,明代中叶万历年间,开化寺已经破烂不堪,朱元璋的三儿子分到太原来做晋王,晋王的后代出资就把开化寺重修了一遍,因为晋王要出资,一个王爷要办这么大的事,得请示朝廷,明代朱元璋治国特别苛刻,分到各地的王,有什么大事情,得向朝廷请示,肯定是晋王请示了朝廷,所以新盖起来的这个庙叫敕建开化寺,因为晋王是咱们山西藩王里边最大的王,晋王一重视,开化寺建设的规模大气势恢宏,据《太原地方志》上记载,当年的太原城里边,除了崇善寺是第一等级以外,剩下来就属开化寺了。在开化寺的寺院里头,院子里边盖起一座大砖塔,就像西安的大雁塔一样也有雁塔留名的传说。里面是烧香的、做庙会的、外面就是赶庙会唱戏的、卖东西的、搞交易的、开化寺的外边就成了一个非常有名的一个商市。古人叫赶会。

开化市

后来,开化寺庙业不整,香火不旺,周边的商铺却自发地形成了一个市场,小商小贩云集,面向的是社会最底层的老百姓。

    王老师:到了清代中叶,庙业不整,庙作为一个道场逐渐衰败,寺庙好多房子,庙里边的和尚为了维持生计,就租赁房子,租下房子就可以做买卖,逐渐寺庙香火不旺,商业却兴盛起来了,尤其是到了清代,寺庙进一步破损,有的僧人逃跑了,剩下的僧人就把庙产、前院、旁院拿出来做经营。开化寺,实际上就成了市场。这个开化寺就和北京的天桥一样,不是富人做买卖的地方,是穷人,社会下层,各行各业的人民做交易的地方。

   四美园

 开化寺的南边有一个四美园,当年的文人墨客最愿意逗留于此,《太原旧事》一书的作者孙焜告诉我,他5岁的时候见过当时已经成为大杂院的四美园。

    孙焜:曾经跟着院里的大孩子到过当时的四美园,四美园很大,里头已经成为一个大杂院,进门以后右手边,大杂院的北面,还有假山和琉璃塔,琉璃塔在五几年的时候迁到儿童公园,没有迁之前,琉璃塔的底部孩子们可以钻进去,来回走,迁过去以后因为种种原因,现在的琉璃塔底下就封住了。

《太原旧事》作者  孙焜

上个世纪90年代,愉园大酒店在四美园的旧址上建造,人们猜测,“愉园”两个字来源于清代的言情小说《花月痕》,小说里提到的“愉园”就是现实生活中的四美园,取“愉悦身心、醉美园林”之意。

    孙焜: 大了以后,才知道四美园在当时的太原市来讲是个比较有名的园林,清代有名的言情小说《花月痕》就多次提到,他提到的不叫四美园,清代的时候叫新美园,在《花月痕》里提到的是愉园,描写的景致,经考证就是地地道道的新美园。

   言情小说《花月痕》讲的是名人文客和名妓交往的故事,但是对太原市的描述是比较真实的。所以,四美园跟着《花月痕》就在太原市的知识分子中间流传开来。鲁迅在《中国小说史略》里边考证过,当时的作者教太原知府的儿子,收入挺高,时间富裕,无聊的很,没有事情干,就出来写小说,写了一本《花月痕》。

  四美园到后头拆了,那个地方在上个世纪好像是九十年代初盖的现在的愉园大酒店,为什么取“愉园”这个名呢?不知道当时起名的人是怎么想的,大家都感觉来源于《花月痕》里边的“愉园”,这样命名的愉园大酒店。

 

    开化寺附近曾经有一个“济生堂”药铺,相传老板是傅山先生的亲戚,牌匾由傅山先生亲自书写。这段历史年代久远,无法考证。王老师能够回忆起来的是由“济生堂”延续下来的“半济堂”。

王老师:半济堂,就是说有半剂药,就可以打遍太原城。半济堂,老人们说叫“乔二板头”,乔家,半济堂是原来的“济生馆”。原来的济生馆家,人家做的买卖比较大,但是后来他家没有后代了,就在他家招过来的女婿啊,认下的干儿子啊,还是悯怜子,或者是伙计,就接下来了。接下来以后,又不敢用济生馆这个名,就用成半济堂。

半济堂以膏药见长,最有名的是拔毒膏:

王老师:济生堂最出名的药是拔毒膏,太原是北方,比较潮湿,人们容易湿气比较重,湿热下注以后,就会在人的臀部、腰部到腿部出现疖子,疖子挤开以后就有脓水。比如说,有一种皮肤病非常可怕,腰疽,用其他药治不了,把拔毒膏贴上去以后,过段时间,拔毒膏一拿,膏药外边沾的都是里边的脓血。还有一种疮,长在膝盖上,人们叫人面疮,长在这,皮肤干开痂痂,就像眉毛眼睛一样,就叫人面疮,还有裣衽杆上,脚后跟往上,长在这些地方,用拔毒膏,十拿九稳。还有对口疮,咽窝者,和嘴对着,就得用拔毒膏。疮是什么呢?体内的湿气和外面的营养不协调,毒聚在一块,身上的毒药出不来,就会把皮肤顶开口子啦!用济生堂的拔毒膏,啪,贴上以后就把毒拽出来了。拔毒膏是热的,最有名啦!

王老师颇为感慨地说,城市变迁的速度太快,如今的开化寺已经没有了原来的味道:

王老师:现在的开化寺已经没有原来的一点味道,以前的开化寺我和你怎么说也说不清,开化寺就在我的脑子里边。

中国作家创作协会 常务副主席  薛苾

和王老师一样记挂着开化寺的,还有一位83岁的老人薛苾,薛老在开化寺南街社区住了27年,老人一见到我就自嘲:

薛苾:现在叫清凉油,过去叫万金油,万金油就是什么也知道一点,什么也不懂,很普通。

在后来的采访中,我发现老人其实一点也不普通,更不糊涂,讲的很有道理。

薛苾:现在我用的矮碗,就是在原来的开化寺买的,大体上所有的东西他都有,那就是人山人海,从一楼到二楼再到三楼,每次进来都要转个遍。

薛老的老伴忍不住插嘴,觉得在这个事上她有发言权:

老伴:以前我们买个拉锁、别针,啥也有,现在结果改的啥也没有啦!

薛苾:开化寺到80年代的时候,办的红红火火,结果那个经营人是头脑有问题,也许他想发展的更好,结果把个开化寺一拆到底,他的意思是要变成高档商品了,太高档普通百姓就没有那个实力,摆下那些东西就没有用了。最后他自己把自己打垮了!

显然,薛老给这个不知名的经营者留了情面,把老人心里的热闹红火的开化寺给整没了,老人打心底里不高兴。

薛老零零散散地逛过现在的开化寺,冷冷清清,转半天见不着个人影,心里堵得慌,干脆眼不见心不烦,索性不出门了。

薛苾:前三四年,有时候进去一下,连第一层私人租的地方都占不满,别提第二、三层更是稀稀拉拉。

2016年9月底,穿过正在改造中的街巷,我走进开化寺市场的大门,下午5点多钟,一层的店铺有的已经关门。

走到市场的中间,我看到几个中年男人谝着太原话,卯足着劲和对手厮杀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高师傅(左)

记者:每天喜欢下棋?

高师傅:嗯!

记者:每次都能赢吗?

高师傅:不一定。

记者:赢了唱,还是输了唱?

高师傅:输赢都唱。

    高师傅就像《老炮》里的老江湖,坐在小马扎上,指点着棋盘上的江山,随口哼唱两句,想必年轻的时候也是血性男儿,曾经在商场上叱咤风云,如今生意清淡,闲来无事下两盘棋打发时间,内心的失落和沮丧藏在心里,自己体会。

  四周摆着8、9个地摊,主要经营核桃、手串等,顾客寥寥无几。

   这时,眼前飘过一个身影,身形消瘦,衣着宽大,头上戴着防尘罩,莫非是什么高人,我赶紧追上去:

记者:老爷子!你好!在这个市场里,干吗?

老方:捡垃圾。

记者:多大岁数?

老方:55岁啦!

记者:不是为了赚钱?

老方:我是为了锻炼身体。

记者:贵姓啊?

老方:万字上面加一点。

记者:姓方。

老方:答对了!你是清华大学的博士生啊!

记者:你每天很开心啊!

老方:我们穷人就要开心一点,人只要不犯法,不偷不抢,就对了!

    恭喜你生意兴隆!财源广进!一路顺风!猴年大吉!

记者:谢谢

   捡垃圾的老方的确是高人。穷,还开心,不是谁都可以做得到的。他的人生态度穿越古今。

 

追忆开化寺的历史,让人不免心生疼惜,老庙会是植根于普通百姓内心深处的文化积淀,是草根阶层的娱乐盛宴,是了解往昔生活世相百态的窗口,我们渴望百年老庙会—-开化寺的兴旺,让开化寺重现往日辉煌!

 

寻找往日的文化记忆

 古村落、老手艺、古建筑、地方小戏

 一物一世界

 把玩手中的传世珍品

古玩、字画、文玩、珠宝

 件件有乾坤

老     物    件

来源 | 山西经济广播原创出品,转载请注明出处

特邀嘉宾:

史志专家、太原根脉的梳理者  王继祖

《太原旧事》作者  孙焜

中国作家创作协会  常务副主席  薛苾

特别鸣谢:太原开化寺南街社区主任   常玉花

图片来源:部分网络

采访:烨萱

本期编辑:兆奇

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

Published in财经

Be First to Commen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